开心棋牌

薛锦华散文《年味最是儿时浓》
时间:2020-01-25点击量:2070 单位:锦源化工有限公司 作者:薛锦华 文章字符数: 1452 分享到:

转眼间,年关到了,在这个年味“渐失”的年代,人们对于春节总有一种欢腾热闹中的怅然若失。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追忆往昔,儿时春节的景象浮现于眼前,那股醇酽的年味,永远萦绕在我的心头,浓的化不开。

从记事起,腊月刚出头就开始盼着过年,天天数着日子,总觉得神圣而庄严的那一天,漫长而又遥远。腊八刚过,小镇上就逐渐热闹了起来,一派祥和的过节气氛逐渐呈现在眼前。穿梭的人流占据了街道,大大小小的超市里挤满了人和货,置办年货是每个家庭过年的一道必备工序。瓜子,糖果,零食,饮料,这些东西在平时都是可遇不可求的,只有在临近过年时,母亲才会带着我到超市里各种采购,满足我的所有欲望。接下来的每一天,都是轻松又自由的,尽情地玩乐,每天除了吃饭以外,其余时间就是穿着新衣出去找伙伴们玩耍,深怕时间白白过去,辜负了快乐幸福的美好时光。

贴对联是过年必不可少的一个内容。爷爷是一位退休教师,又喜欢书法,写一手好字,因此每年过年都不用买春联,而是买几张红纸,然后让爷爷大显身手。左邻右舍的乡亲们也会拿来红纸让爷爷写对联,爷爷的毛笔字刚劲有道,年轻时在学校也是赫赫有名的,即使退休好多年,仍然有练字的习惯。谈笑间,一张张红纸黑字呈现在众人眼前,铁画银钩,潇洒大气,功底之深厚,无不叫人惊叹。众人拿着一幅幅写好的对联,纷纷向爷爷送上节日祝福,喜笑颜开的离去了。贴对联这项 “工程”则由我全权包揽,父亲会扶着梯子给我打下手,爬上梯子的那一刻总觉得自己肩负着一项巨大的使命,小心翼翼的完成着每一道工序,生怕会贴歪一丝一毫。与此同时,母亲也会买来各种五彩缤纷的年画贴在墙上,贴出喜庆,晒出吉祥。

刚到下午,急性子的孩子就已经开始放鞭炮了,而我就是其中一员。父亲母亲为了准备年夜饭忙里忙外,而我则是和一些志趣相投的小伙伴拿出新年的战利品,开始“战斗”了。过年的乐趣才刚刚开始,即便小手冻的通红,也丝毫不影响其中的乐趣,除夕的夜里一定要比试谁家的炮声响。小伙伴们都不甘示弱,拿出了压箱底的武器,霎时,硝云弹雨,炮火连天。安静了一上午的小巷又沸腾了起来,弥漫的“硝烟”引来了更多的小伙伴也加入了这场“战争”,直到天黑才“停火”。

能让这场战争停火的,不是别的,正是这除夕的压轴大戏——年夜饭。母亲为了这一桌饭已经忙活了一整天,琳琅满目的菜一道接一道,小小的饭桌已经快呈不下了。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,老百姓的生活也好起来了。鸡、鸭、鱼、肉这些食物也不是稀缺的物品,平常人家也能够置办的起。但即便如此,对小孩子来说,确实只有过年才能吃到这么丰富的盛宴。吃完一桌大餐的那种酣畅淋漓,只有小时候才能体会的到,儿时的幸福就是如此的简单。

吃过晚饭后,大人们最期待的就是春节联欢晚会了,一家人守在电视机前,等待着整点的到来。而对于从小就不爱看春晚的我,往往几个节目下来就已经坐不住了,脑子里想的是下午的那场热烈的“战斗”,想着想着便一溜烟窜到屋外,前呼后应,一会儿便把伙伴们召集到了一起,“战斗”接着进行,直到凌晨点燃最后一串开门炮。零点的小镇是最热闹的,万家灯火,各家各户的鞭炮在同一时刻燃放,绚丽多彩的烟花照亮了漆黑的夜空,五彩斑斓,美丽至极。

岁月是条河,生活是大海,年味如秋千般波折起伏。长大以后,依然盼望着过年,依然会在除夕夜燃放起那通向未来的烟火。或许年味没变,只是我们的角色变了,儿时的年味是一坛烈酒,永远珍藏在我们的记忆,愈久愈香……

BIANJI:FENGYONGDONG


上一条
2020-01-25
钟子群诗词《新年赋》
下一条
2020-01-24
杜燕诗歌《那时·年味》